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澳门新葡亰游乐场

文化拾掇

伟大自有快乐痛苦 平凡亦有满足之处(方璐)

2019
08/26
14:22

供稿部门

工会

阅读量:2

《月亮和六便士》是英国小说家威廉·萨默赛特·毛姆的创作的长篇小说,六便士是当时英国货币的最小单位,有个朋友跟毛姆开玩笑说,人们在仰望月亮时常常忘了脚下的六便士,毛姆觉得这说法挺有意思。月亮代表着高高在上的理想,六便士则是现实的代表。只要月亮你会饿死,只要六便士你又觉得活得庸俗,当你想要两者兼得的时候,又会陷入这样一个困境:月亮你够不着,六便士你又嫌少。

书中以法国印象派画家保罗·高更的生平为素材,描述了一个原本平凡的伦敦证券经纪人思特里克兰德,突然有一天为了追求艺术,抛妻弃子,放弃了旁人看来优裕美满的生活,奔赴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与一个土著姑娘结婚,每天作画,与世隔绝,把所有的激情全部注入画布中。当他因病去世那一天,他的土著妻子依照他的遗言焚毁了他生前精心创作的巨型壁画,什么都没有留下。故事刚开始会让人觉得思特里克兰德的出走显得非常决绝和突兀,但又满足了你继续往下看的好奇心。你羡慕那些为了追求理想而毫不犹豫放弃现有生活的陌生人,但如果是你身边熟悉的人,他在中规中矩的理性节奏中生活了多年,突然有一天,他告诉你,他过够了一成不变的生活,他要去追求理想,你还是会惊掉下巴吧。人总是在羡慕别人的诗与远方,也想要过的自由洒脱,但对于自己,却总是在小心翼翼,考虑颇多,不断告诉我们自己你要好好想想,不要冲动,到头来始终迈不出那第一步。

作者毛姆在刻画思特里克兰德的时候,不仅仅是在于表现斯特里克兰德对于压抑在心里一直都未曾显露的追求,还有作者本身对于生活和艺术之间矛盾的思考,对现实的揭露以及自我欲望的宣泄,所以才有了一位完全不通人情世故,甚至是可恶自私的艺术家的形象。当他想要的变得越抽象复杂,产生疯狂念头的危险性就越大,他发现在平静的生活秩序中渐渐耗尽了自己的才华,精神上也丧失了活力,于是他走向了生活的另一个极端,放任非理性意识的泛滥,用野蛮、原始、毫不留情的生命力量冲击着生活表层的理性秩序,他变成了一个阴郁傲慢、目空一切拥有无情的巨大力量的怪物。

现实生活是真实丑陋且残酷无情的,表面上优美高雅的艺术只是对现实的粉饰而已。刚开始思特里克兰德只是爱好画画,并没有绘画基础,加上他沉默寡言又不屑与人交往的性格,这导致他出走后的日子里,生活变得异常窘迫,几次险些因饥饿和疾病而死。他挑战传统的艺术手段,绘画上的困难重重,一度使他陷入无所作为的困境,任何人都不会买他的画,但他也从不屑卖他的画,他纯粹是为了追求在此过程中就得到的满足和宣泄。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铁塔里,只能靠一些符号同别人传达自己的思想,而这些符号并没有共同的价值,我们非常可怜地想把自己心中的想法传送给别人,但是他们却没有接受这些的能力,因此我们只能孤独地行走,尽管身体互相依傍却并不在一起,既不了解别人也不能被别人所了解。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特立独行的人,单单只是从最表象的东西中,你就能够轻易地将其与他人区分开来,他们往往更加尊崇自己的内心,不在乎外人的看法,更能知道自己想要的,果断决绝。艺术是具有极大的自主性和独立性的,但像思特里克兰德这样的极端是病态的,不可否认,越是稀少,越是珍贵,绝大多数的艺术都是由这部分人创造的。但极端的非理性和理性一样都不是健康的生活状态,既然我们无法脱离人群和社会,我们应该找到一个生活和理想的平衡点。

像书中描绘的思特里克兰德那样果敢地抛弃一切,纯粹热烈的追求艺术和理想的人实在是太少又不切实际。伟大自有其快乐和痛苦之处,而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都只不过是最为平常的普通人而已,拥有着简单的快乐,对生活满足。所以不管在月亮与六便士之间做出什么抉择,都难以去判定,孰对孰错。因为它根本就不存在所谓对错的标准,只要我们有独立的思想和人格,明辨是非的能力以及对待世间万物的温柔。总之我们都应抱有真诚的勇气,认真的态度,来抵御黑暗残酷,不忘初心,热爱生活。

浙江·杭州市滨江区滨文路555号 邮编:310053

版权所有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浙ICP备09015638 国际联网备案号33010830001279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